网站导航· 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· 中华教育资源网
首页 > 作文世界
当前位置=> 主页 > 首页 > 作文世界 > 资讯正文
爸爸搬家


爸爸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找到新家。
他说,每天早晨和下午都会到新家去跑一趟,看看工作进度。我劝告他不必天天去,可他总是在系鞋带的时候,嘴角微微上扬:“没事,为了能让我们过得更好,这点苦并不算什么。”我不再劝告他。
他从出租屋到新居,再从新居到出租屋,就这样一天天地奔波。在他老实淳朴的脸上,总能看见汗珠滴滴,有双眼微闭,仔细打量着工人们的工作;眉头略微皱了一下,岁月无声无息的痕迹在眼角显现。
工人们笑着问他:“怎么样,可以吗?”我爸会点头,会笑,会翘起嘴巴,笑的有点平淡。
他在新家积累的疲劳和劳累是他生活中的一大乐趣。“爸,那边装修怎么样?”我问。“很快,马上就要有新家了。”眉毛舒展,眼角鱼尾纹缓和了不少。
搬家那天,父亲弄了宴席。酒店里人很多,都快炸开锅了。大厅不时传来厨房锅碗瓢盆的悦耳声音。爸爸黎明前就起床了。这时,他的眼睛是黑色的,眼睛里出现了血丝。他在门口迎接一群又一群的客人。他笑着点点头:“欢迎,谢谢你来参加宴会。”
“哦,十年不见了,你还是老样子!”“好久不见!愿你开门见山,财源广进!”“哈哈,老同学,混得不错啊…”
爸爸就像经常闪亮的灯一样猛地点头,呵呵笑,笑得很勉强。”敬酒!”他走到众人中间,勾肩搭背,手里的杯子都空了。
"菜全上了吗,够不够?"父亲每张桌子都来来回回地忙碌着,淳朴的脸上汗珠滴滴,可我却感觉不到他的开心。数小时后,他手中的酒杯被换成了一轮又一轮的,周围的客人则是一堆一堆的。他喝得醉醺醺的,面红耳赤,目光炯炯。
有些客人走了以后不耐烦地看表,好象是宴会扫了他的兴。“爸爸,他怎么能这样呢?”“没关系,每个人都能来是我最大的满足。”我说完,嗓子有点发闷。晚宴散开,来到新居开门,一个全新的世界。老爸嘴角上扬,笑容满面地说:“我们住进新家了!”
“是的。”我转向窗户,干涩的液体从眼角滑落。
149.jpg

上一篇:一个让我尊敬的老师
下一篇:残缺的年轮
热 点 新 闻

本站部份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! 如有个人或集团需要使用本站资料,请在使用过程中标明出处!
Copyright © 2004-2009 CN910.net 本站资料不得作为商业用途,对于侵权行为,我们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!
赣ICP备05006204号 站长:晓渔 Email: @sina.com 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