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· 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· 中华教育资源网
首页 > 作文世界
当前位置=> 主页 > 首页 > 作文世界 > 资讯正文
秋发飘零
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每天晚上洗头的时候都要掉下一把黑色的头发,粗而长,又同是黑色的头发,密密麻麻地沾满了两个掌心,就像这整个烈日的秋风给我剪下了一个不太透亮的碎发。水洗开后,再回手摸头,总不至于空手而回。
南下的秋色,并不是很秋,到处都是茂盛不可再冒的常青树,就像我落发一般大小的落叶在学校里是极其稀少的,永久的油绿经久不衰,让人觉察不到曾经有一个秋色飘过耳边,同是多雨炎热的南国之秋,如冬日间插插插的一则不显眼的广告,盛夏一收,冬天就来了。
 
  这个秋天来势汹汹,电闪雷鸣,风雨交加。挥之不去的夏天,在西方天空还没来得及喷出最后一点红色的夕阳之前,两朵来自初秋的巨大乌云在蓝天下疯狂地亲吻着,突然黑暗的洼地笼罩了大地,秋风肆虐,把南方秋天特有的温柔的“嗡嗡”雷声灌进耳朵,完全没有夏雨的雷声那么霸气。从一阵秋风中,你再也闻不到盛夏骤雨带来的干水泥地面特有的热气。在阳台上摸着头,看着自己的头发,终于意识到这个秋天来了。但乌云离去,秋风只能扫地不能落叶,太阳依旧焦虑地燃烧着。正如郁达夫先生笔下的北国之秋一样,南方的秋天根本无法“来得清,来得静,来得有些悲凉”,相反,南国的秋天来得猛烈而凶猛。但仅仅是在常青树林间经过的场地,若即若离。等到云雾顿开的时候,仍然像夏天那样炎热难耐,它不仅像夏冬间的插播广告,更像是在盛夏煎熬过后的一段艰难的过渡。
看不到落叶,看不到萧瑟,看不到交错,永恒的生命也一样意味着没有生命。一直以来,诗人们都喜欢忧郁的秋天,但是生长在南方的诗人本身就是忧郁的,或者说,没有忧郁的秋天就没有真正的诗人。常绿的树下,满脸的忧愁和假秋,可掬的落叶,早已是冬至了。
 
  无端落发,就算是禁锢了一个小小的秋天吧!由双手沾满青苔的头发上,似乎能看出几分秋色的凄凉和凄凉。秋放在心里的是“愁”;秋放在手上的是“揪”。当青春尚未褪色,黑色的头发就变得稀疏了。在头发飘零的时候,我是悲叹头上偶留秋意,还是哀叹自己的养料送不上发端?0
问君可有几分愁绪,似一缕秋风飘…

上一篇:秋,成长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热 门 推 荐
热 点 新 闻

本站部份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! 如有个人或集团需要使用本站资料,请在使用过程中标明出处!
Copyright © 2004-2009 CN910.net 本站资料不得作为商业用途,对于侵权行为,我们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!
赣ICP备05006204号 站长:晓渔 Email: @sina.com 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