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· 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· 中华教育资源网
首页 > 教育资讯
当前位置=> 主页 > 首页 > 教育资讯 > 资讯正文
烛之泪


  妈妈病倒在床时,我才突然意识到,她是我最爱的人啊!妈妈38岁的时候,抬起头来,我突然发现妈妈的头发里有几丝银色的头发。妈妈老了,而我却一直不理睬她,银色的头发夹着一头,眼角的皱纹在我长久的忽视下生生不息,根深蒂固,就像无数的镜子把我照得无地自容。

     每当回到家,妈妈总是端出我最喜欢吃的珍珠米饭和美味佳肴,她总是不断地盛饭、添饭。一直到我淡淡一笑,妈妈嘴角才露出笑容。但我对母亲的反映,却是淡然一笑,自以为是,理所当然。这片枯叶般的深沉遮盖着母亲疲倦的目光,看着流氓的眼睛。忘记不了妈妈看着我颤抖的双手,如秋末落叶的枝桠,在晚秋的风中颤抖。

    我知道母亲是爱我的,也是如此彻底,但有时我总忍不住跟她顶嘴,责骂她的错误,也没想到,当我做错事时,她总是宽容地接受。一般而言,对自己最好的人,往往是你对她最凶的人。就是为了用一种畸形的爱来报答她。忙忙碌碌时,只有妈妈是可以忽视的,在紧张的神经中惟独有妈妈是可以放松的,因为我知道,不管我多么凶恶,满脸不耐烦,妈妈对我的爱永远不会改变。

      成绩不好的时候,有妈妈为我打气,遇到烦恼的事情有妈妈可以商量。总而言之,在我看来,我只要一遇到麻烦,妈妈就会给我出主意,解决问题。但我理所当然地接受了,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

 记得上次我妈过生日,我用我和朋友在他大姨家发传单赚的钱给我妈买了生日蛋糕。我妈抱怨我不该花钱,但她眼里总是充满幸福的泪水。

   一阵风过后,烛光摇晃了几下,映在母亲清澈的脸上,两滴眼泪被烛光染红,就像蜡烛流下的眼泪。过了一会儿,蜡烛里只剩下一点红色的蜡泪,细细的扭动一下子淹没在蜡泪里,房间里一片漆黑。

   现在想起来,心里一阵恐惧,就像一篇文章写的:似乎不是蜡烛突然熄灭,而是母亲原本健康的身体被我和岁月拖垮了。

我收起纷杂的思绪,轻轻起身,在母亲熟睡的脸颊上印下我的唇语,我的成就,我的誓言。

   我想让妈妈从这一刻到永远幸福快乐。

118.jpg

上一篇:珍惜
下一篇:转折
热 点 新 闻

本站部份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! 如有个人或集团需要使用本站资料,请在使用过程中标明出处!
Copyright © 2004-2009 CN910.net 本站资料不得作为商业用途,对于侵权行为,我们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!
赣ICP备05006204号 站长:晓渔 Email: @sina.com 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