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· 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· 中华教育资源网
首页 > 教案天地
当前位置=> 主页 > 首页 > 教案天地 > 资讯正文
小丑票房破10亿 印度版阿甘正传 北京九级大风 60作家津子围和90作家王一面对面:存疑·求同


??? 日前,60作家津子围和90作家王一在大连一家安静的茶室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谈话,跨越30年的鸿沟,津子围和王一推心置腹,探寻对方的心理世界,存疑求同。   对话人:津子围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1980年代从事文学创作,在国内外公开发表作品三百余万字。出版中短篇小说集《一袋黄烟》《相遇某年》等3部。出版长篇小说《残局》《我短暂的贵族生活》《收获季》《Childhood?Book》等9部。作品屡次被《小说选刊》《小说月报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《中华文学选刊》《短篇小说选刊》《散文选刊》等选载,并被选入中国年度最佳小说集、中国年度小说精选、中国年度小说经典、名家小说及中国小说排行榜等。获中国作家协会《小说选刊》“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”、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、第12届中国人口文化奖、参与编写的电视剧《欢乐农家》《喜庆农家》获第25届、26届中国电视剧“飞天奖”等。   王一,北京语言大学大一学生,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,著有文学作品集《青苹果是主语》。公开发表作品如新华社《半月谈》的《还给我们那些“飞走”的体育课》,《辽宁日报》的《天籁》,《大连日报》的《青苔般的文字》等40余万字。作品《哭墙不哭》获第十届“语文报杯”全国中学生作文省级壹等奖。   津子围:每一代作家经历不同,责任也不一样,我觉得对90后的孩子们也是有一些误解的,他们实际上也是有责任的。一代作家有一代作家的责任,我觉得这个不一定要求一样。对于90后的作家,可能再过10年、20年,他们会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的作家,成为一个主流群体了。他们要有自己的声音,他们的声音可能就会成为那个时候的文化状态。   王一:从我个人角度来看,我同意您说的“每一代作家有每一代作家的责任”。因为文学和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史相关,它是从古到今一点一点发展到现在的。不管是哪一部分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,哪怕刚刚开始的原始时代,刚刚创作文字的阶段都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不管是这个阶段的那一个链子脱节了或者掉了,都不可能成就五千年泱泱大国的文化,不可能承接下来。所以我认为不管哪一代的文学家,不同的时代,想法就是不一样的。可能我们这一代孩子,有些人就觉得你们这一代人老土了,但是如果我们这一代孩子是出生在你们这个年代,我想我们写出的东西跟你们是一样的,因为人生活的环境不一样,所以他看的东西可能就是不一样的。所以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像你们学习的,就是那种思想性的东西。我们这一代孩子,一写就是关于爱情和各种小资的生活。比如买各种名牌的衣服,去某间昂贵的咖啡馆之类的,好象生活都特别小资那种,但是,这个只能反映社会的现象,并不能反映出思想。我们这一代孩子写东西稍微还是有点通俗那种。而你们这一代承接了上一代的思想,有你们这个时代的特色,延续下来了。我觉得看你们的文章,了解你们那个时代人的想法,承接你们这一代,不会出现一个断层。我认为中国文学史,近代文学或者现代文学还是很重要的。唉,我们这些孩子,反正就是受社会环境影响,可能出生和成长的环境都比较安逸,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。但是我们这些孩子还是很爱国的,像汶川地震的时候,不是有很多80,90后的孩子都去参加了吗。还有奥运会,我们北语就有很多同学参加奥运会当志愿者,他们回来也写了很多文章还拍了很多感人的照片,在我们北语的校报上发表了。我们看完以后都非常感动和激动,并且用我们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国感。那个时候才发现我们这些孩子也很有历史使命感的。   津子围:我觉得我的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,可与90年后还是有些“隔”,比如我儿子吧,有的时候,我觉得他跟我是不同的。我就觉得很难走进他的内心世界。他比较喜欢日韩的漫画,这个很可怕。他不读书,他就看日韩的漫画,然后网上建立各种联系,反正都在网上。我觉得这些孩子的联系很奇怪,他们有各种办法联系。他是很奇怪的,因为他没有手机,他跟别人的联系从来没有耽误过,不知道什么方法。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而且他好象价值观和我们也不太一样。我问他的人生理想,他说不想以后的事,就想眼前的事。像我们小时候,想当将军啊,当科学家啊,都有一些志向。比如我小时候想当作家,后来我就按这个路线走。我问我儿子你以后想做什么?他说没想过。我问他现在想什么,他说我就想眼前先上大学。这就不一样,这就是差别。   王一:我觉得其实您不妨换个角度想下,这样也挺好。比如说我吧,小时候我爸爸就问我考什么大学,也不知道,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不走到高二,高三这一步,也没办法选择的。有时候计划没有变化快,你想的多,不一定能做成,很多变故在里面。我觉得先得做好眼前的。但是这并不表示人生就没有目标了,也要给自己设计一个目标,确定一个发展方向,但不一定特别具体。记得我们高二的时候,就有一个同学想考复旦大学,并且参加了夏令营去看,又做了很多的调查,但是后来却考到辽宁大学了,心理反差特别大,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难过。   津子围:我读过你的《谁喝了偶的孟婆汤》,印象很深。   王一:呵呵,我的那篇文章是不是有点幼稚了?   津子围:不是,我很欣赏。我觉得你写得很轻松。比如像我们这一批作家,我觉得身上总有一些自觉不自觉难以摆脱的东西,好像有一种包袱。但是我觉得你身上恰恰没有包袱,显得轻松。《谁喝了偶的孟婆汤》是关注“死”这个问题,如果让我来写,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首先会进入到哲学这个层面,什么终极追问,人文关怀,肯定会想这些。我觉得这是个很重大的问题。但在你的小说里,很容易就跨越了。死亡这个问题在你那里很轻松,就像睡了一场觉,做了一场梦,进行一场游戏一样,我们这一代作家很难做到。还有,我很喜欢你在面对“死亡”时的快乐态度,是快乐不是恐惧和痛苦,这个很了不起。年轻的女孩成了新的孟婆,按你的心情去改变观念里又老又丑的孟婆印象,还按心情制作新的孟婆汤,这些都很精彩。   王一:我觉得可能由于我生活的环境比较轻松,看什么都不觉得特别沉重,所以写这个东西的时候以轻松的形式来写。同时我觉得我属于比较阳光那种人,所以可以写出比较轻松的东西。我一般写东西比较纪实,比如我看到的一些,我感到的一些,大部分是感情一类。记录生活这些特别有意思,特别有爱的事儿,是特别有意思的,所以我总是写这偏多。   津子围:我注意到,你文字当中有比较时尚的东西,可能年轻人都追求时尚,语言当中也运用了一些网络化的语言,那些符号什么的。像周星驰那种无厘头的语言方式,对你们影响很大,你们的那种幽默好象带一点周星驰那种。比如,给个理由,先!   王一:(笑)其实我们并没有拿他当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就是觉得看完很开心,可能下次我就用了,没想那么多,就是觉得挺好玩、挺搞笑的,就用了。那种网络语言很适用,我教我妈妈挺多,现在我妈妈给我发短信也带那样的小符号。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。像那个符号,打一个小脸笑那种,这个就挺好的。因为你发短信,别人看不到你的表情吗,如果打了表情符号,你的短信就是带着心情的了。   津子围:读我们的书,你们会觉得很累,很不轻松啊?   王一:有的时候会觉得。   津子围:是我们的叙事方式?   王一:是,有点不那么轻松,而且比较长吧,但是我觉得你们写的很真实,都是生活里的,而且时代不一样,理解起来稍微有一点困难。   津子围:你注重真实,但是真实不一定都好,你们喜欢真实,生活中有质感的,可以触摸的,还是你们选择你们喜欢的?   王一:两者择其优吧。我记得现在有一本书,叫做《全世爱》,非常真实地记录两个人的对话,但是觉得有特别清新的感觉,可能就比较喜欢。还有的时候,就是像《哈利波特》那种,也是特别喜欢。不管是哪种,只要感觉引起共鸣了,就喜欢。现在的孩子还是挺简单的。 ?
上一篇:宋祖儿被摘假睫毛 林志玲婚宴遭抵制 高考易错成语560例
下一篇:平遥矿难15死9伤 冬奥会 韩国渔船12人失踪 妙趣横生的剥皮诗
热 门 推 荐
热 点 新 闻

本站部份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! 如有个人或集团需要使用本站资料,请在使用过程中标明出处!
Copyright © 2004-2009 CN910.net 本站资料不得作为商业用途,对于侵权行为,我们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!
赣ICP备05006204号 站长:晓渔 Email: @sina.com 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