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· 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· 中华教育资源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案天地

南宁老人超市上吊 微信频繁诈骗工具 高云翔庭审落泪 网红阿沁刘阳分手 《八大山人传》注读

  作者:佚名   【注读】   八大山人(明末清初著名画家朱耷晚年的自号)者,故前明宗室,为诸生(明清时期经考试录取而进入府、州、县各级学校学习的生员。生员有增生、附生、廪生、例生等,统称诸生),世居南昌。弱冠遭变(指明朝灭亡),弃家遁奉新山中,剃发为僧。不数年,竖拂称宗师。   【翻译】   八大山人,是前代明朝的宗室,获得“诸生”的资格,世代居住在南昌。年轻时遭遇变故,离开家逃到奉新县的山中,剃去头发做了僧人。不几年,手持佛尘被称为高僧。   【注读】   住山二十年,从学者常百余人。临川令胡君亦堂闻其名,延之官舍。年余,竟忽忽不自得,遂发狂疾,忽大笑,忽痛哭竟日。一夕,裂其浮屠(和尚)服,焚之,走还会城(南昌)。独自徜徉市肆(集市)间,常戴布帽,曳长领袍,履穿(穿洞)踵决(裂开),拂袖翩跹行。市中儿随观(跟着围观)哗笑,人莫识也。其侄某识之,留止其家。久之疾良已。   【翻译】   住在山中二十年,跟随他学习的经常有一百多人。临川县令胡亦堂听说了他的名声,延请他到官衙。一年多后,他心中空虚恍惚不得意,于是就发作疯病,忽而大笑,忽而整日痛哭。一天晚上,撕裂了自己的僧服,焚毁它,跑回了会城(南昌)。他独自在集市中徘徊,常常戴着旧布帽,披着破长袍,鞋子前面穿洞、后跟裂开(露出脚趾脚跟),挥舞袖子,像跳舞一样轻快地行走。市中的人跟着观看嘲笑他,没有人认得出他。他的侄子认出了他,就留他住在自己家。很长时间,病才确实好了。   【注读】   山人工书法,行楷学大令、鲁公,能自成家;狂草颇怪伟。亦喜画水墨芭蕉、怪石、花竹及芦雁、汀凫(野鸭),翛然(无拘无束、超脱貌)无画家町畦(读tǐngqí,本意为田界,喻约束、限制)。人得之,争藏弆(读jǔ,收藏)以为重。饮酒不能尽二升,然喜饮。贫士或市人屠沽邀山人饮,辄往;往饮,辄醉。醉后墨渖(读shěn,墨汁)淋漓,亦不甚爱惜。数往来城外僧舍,雏僧争嬲(读niǎo,纠缠)之索画;至牵袂捉衿,山人不拒也。士友或馈遗(馈赠财物)之,亦不辞(推辞,拒绝)。然贵显人欲以数金易(交换,购买)一画,不可得;或持绫绢至,直(径直)受之,曰:“吾以作袜材。”以故贵显人求山人书画,乃(竟然)反从贫士、山僧、屠沽儿购之。   【翻译】   山人擅长书法,行楷学习大令、鲁公(王献之、颜真卿),能够形成自己的风格;写的狂草非常怪异而有气势。也喜欢画水墨芭蕉、怪石、花竹及芦苇中的大雁、水边的野鸭,自由自在而不受画家规矩的约束。人们得到了他的画都争着收藏,把它看得很贵重。他喝酒不能喝完二升,但是喜欢饮酒。贫困的读书人或普通百姓、宰杀牲畜的、卖酒的邀请他喝酒,他就去;每次去喝酒总是喝醉。喝醉后笔墨酣畅淋漓,也不很爱惜(自己的作品)。八大山人多次到城外僧舍去,小和尚争着纠缠他索要画作,甚至于拉扯他的衣袖衣襟,山人也不拒绝。朋友中有人赠送他财物,他也不推辞。然而达官贵人想要用几两银子换一张水墨画,也得不到;有人拿绫绢来,他就径直接受,说:“我把它当作做袜子的材料。”因此,达官贵人求他的书画,竟然反而要从贫困的读书人或和尚僧众、宰杀牲畜的、卖酒的那儿买到。   【注读】   一日,忽大书“哑”字署(写)其门,自是对人不交一言,然善笑而喜饮益甚。或招之饮,则缩项抚掌,笑声哑哑然。又喜为藏钩拇阵之戏(手指游戏),赌酒胜则笑哑哑,数负则拳(用拳头捶打)胜者背,笑愈哑哑不可止,醉则往往欷歔(叹息)泣下。   【翻译】   一天,忽然在他的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“哑”字,从此对人不说一句话,然而更喜欢笑而且更喜欢喝酒了。有人请他喝酒,他就缩着脖子、拍着手掌,发出“哑哑”的笑声。又喜欢游戏猜拳,赌酒胜了就“哑哑”地笑,输得多了就用拳打胜者的后背,更“哑哑”地笑个不停。喝醉了就常常叹息抽噎落泪。   【注读】   予客南昌,雅慕(平素就仰慕)山人,属(嘱托)北竺澹公期(约定日期)山人就寺相见,至日大风雨,予意(料想)山人必不出,顷之,澹公持寸札曰:“山人侵早(天刚亮)已至。”予惊喜趣(急忙)乎笋舆(竹轿),冒雨行相见,握手熟视大笑。夜宿寺中剪烛谈,山人痒不自禁,辄作手语势。已(后来)乃索笔书几上相酬答,烛见跋(蜡烛烧到结束)不倦。   【翻译】   我客居南昌,一向仰慕八大山人,就嘱托北竺澹公约山人前往山寺相见,到这一天,刮大风下大雨,我料想山人一定不会出门,不一会儿,澹公拿着短信说:“山人天刚亮就已经到了。”我又惊又喜,急忙叫了一顶竹轿,冒着雨前去见他,握着手相视大笑。夜里在山中住宿,点烛交谈,八大山人犹如身体发痒忍不住地想要与人交流,就借助手势进行表达。随后竟然索要笔在桌上写字来酬答我,直到蜡烛尽露出烛根也不知疲倦。   【注读】   赞曰:世多知山人,然竟无知山人者。山人胸次(胸中)汩浡(翻涌着)郁结(郁结的激情),别有不能自解之故,如巨石窒泉,如湿絮之遏火,无可如何,乃忽狂忽喑,隐约玩世,而或者(有的人)目(看待他)之曰狂士、曰高人,浅之乎知山人也!哀哉!(节选自《八大山人传》)   【翻译】   我认为:世上很多人认识八大山人,却竟没有一个真正了解他的人。山人心中情感愤激郁结,另有无法自我排遣的原因。如同巨石阻挡了泉水,如同湿絮阻遏了烈火,无可奈何,于是忽狂忽哑,潜藏玩世之态,而有的人看待他,说是狂士,说是高人,他们对山人的了解真是太浅了呀!可悲啊!(来源:一叶飘然烟雨中的blog) ?
热 点 新 闻

本站部份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! 如有个人或集团需要使用本站资料,请在使用过程中标明出处!
Copyright © 2004-2023 CN910.net 本站资料不得作为商业用途,对于侵权行为,我们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!
赣ICP备05006204号 站长:晓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