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· 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· 中华教育资源网
课件下载
当前位置=> 主页 > 课件下载 > 资讯正文
重庆马拉松 魔兽世界怀旧服 试论语文课堂中的“讲”


作者:杨增强 我们不提倡语文课堂“满堂灌”,那种填鸭式的教学过分重视了“教”,忽略了“学”,自然有许多诟病。但是,也有一种观点认为,只要存在语文老师的讲,就等同于“满堂灌”中的“灌”,而且用时间来量化老师“讲解”的时间,以此达到“少讲多学”的目的。笔者一贯反对“满堂灌”,但也反对不讲条件的“满堂学”。只要某种学情条件下需要老师的讲解,那么,做语文老师的不仅要讲,还要大胆地讲,讲出精彩,讲出情趣,讲出言词句段的微言大义。真语文从来就反对矫枉过正,提倡真实的“讲”和“学”统一。正如真语文特级老师钱梦龙所言:“现在值得忧虑的,倒是语文老师“讲”的基本功正在逐渐退化,如今的语文课上已很难听到那种扣人心弦、启人智慧、发人深省,令学生入脑入心的精彩讲授了。” 笔者试结合具体例子,分作三大类,来剖析“讲”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以期收到抛砖引玉之效。 一、体验式地讲 苏霍姆林斯基说:“任何一种学习都来源于深刻的体验,生活的体验可以促进学习的深刻”。语文课堂学习的内容丰富,古今中外,包罗万象,许多课文往往能够激发起学生的生活体验式联想。如沈复的《幼时记趣》,“群鹤舞空”“丛草虫蚁”“蛤蟆吞虫”等等细节描写,往往能激起学生相同生活经历的联想,引发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。但是更多的古诗文由于年代久远,古人的言语习惯、生活习俗、意趣情感等等方面,和今天的学生有着很大的不同,这样就造成了学生阅读理解上的不少障碍。如果老师能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,适时地讲解引领,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教学效果。 笔者教学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学到第二节的时候,有学生问:“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,忍能对面为盗贼”,作为诗圣的杜甫这样称呼“南村群童”是“盗贼”,合适吗?面对学生的疑问,笔者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,这样引导学生:“你们有没有被爷爷奶奶骂作‘响马’的时候?(学生好奇)我有,小的时候,我很淘气,常常挨骂。有一次,我的奶奶在做针线活,我很好奇她身边的针线簸箩。于是,我就围着他的针线簸箩玩。一会用手转转,一会向前推推,玩着玩着竟然把奶奶的针线簸箩当成小推车推走了,奶奶急了,在后面撵我,嘴里骂我是‘响马’。你们说,奶奶真的把我当成响马了吗?”学生纷纷摇头。我接着讲:“其实,你们也有这样的时候,比如,你当着爸爸妈妈的面,公然从他们的口袋里掏零钱,爸爸妈妈会笑着骂你‘小偷儿’”,听到这里,学生会意地笑了。接着,我因势利导,让学生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,纷纷发表看法,最终认识到,“盗贼”一词属于小错大责,表现的是老人面对人事不更的小孩子那种恶作剧作为的气恼,实际上就是气恼不过的意思,是一种自我调侃的用法。这一称呼不仅没有影响到杜甫的圣人形象,反而更加真实地再现了诗人面对秋风破屋,茅草无法收回,孩童抱茅入竹时,那种复杂而痛苦心理活动。 “盗贼”一词的理解,本是教学艺术的的制高点,机巧的显示点。若处理不好,学生的理解则会半懂不懂,糊里糊涂。经过我体验式的讲解和学生体验式的理解,达到了深刻理解词语的目的,学生的学习状态也随之提高了。这样的教学例子还有很多,只要老师的讲解切合学生的生活经验,善于引导学生细心体悟,相信学生会在老师的讲解之中对文本有更深刻的体悟。 二、抒情式地讲 语文课堂以其独有的人文价值,和独特的人文关怀,深深吸引着学生,陶冶着学生的情感和心灵。 基于这样的认识,当我们的课堂进行到一个恰当的时候,不妨用或朴素或优美语言来抒情地讲一讲,表达一下老师自己的感情。这种抒情性的讲解会营造一种氛围,使学生听课情绪达到高潮,从而使学生的感情和老师的感情、和文本的感情同频共振。 我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韩军老师讲《登高》时,有这样一个导入学习的片断:
上一篇:中产家庭3320万户 林志玲婚礼伴手礼 2014年高考语文第一轮复习:高考易错字100个
下一篇: 王宝强冯清疑同居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:《万历年间宫中有鼠》
热 点 新 闻